新传达文化网 主办:江苏省报纸副刊编辑协会 江苏新传达新闻发展中心
会员中心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首 页 江苏副刊 吴韵汉风 人杰地灵 原创文学 五色人生 我看我记录 交流论坛
欢迎光临新传达文化网,这里是属于您的一片文学天地,也欢迎给出建议!
会员注册完全开放中,欢迎广大文学爱好者加盟新传达,这里是您的又一个腾飞点! 会员功能不断完善中,敬请期待。 论坛内测,暂停使用,请广大网友见谅。 《雨花》青少刊电子版 | 关于交纳2015年度团体会费的通知
您的位置:新传达文化网 -> 吴韵汉风 -> 正文内容
诗文扬州
城市:扬州 所属专题:城市文化  作者/来源:寅年岁尾人 浏览:6089
                    诗文扬州 

    前些时日,友人送我一册《扬州八怪画传》。书的前言中,作者写有这样一句话:大凡在中华古代文明史上留下过辉煌一页的大都市,它的身边必有一条江河相伴。
    这话说得极有见地。在我国古代,水路航运是主要的交通运输形式,滚滚江河可以给一个城市带来人气财气,带来生机活力,带来丰富的文化信息和开放的思想意识,带来繁荣和文明。
古城扬州就是这样一个大都市。 
    扬州最初称邗江,后又有广陵、江都、芜城等名。扬州南临长江,北望淮水,中有京杭大运河纵贯南北,处于长江与大运河交会点上,西通长安,南达苏杭,是我国南方的重要交通枢纽。江浙一带的盐、铁、米、茶及手工艺品都在这里转运;外国来的商船取南路入长江,都经这里去长安。唐代的扬州商贾如云,有“江淮之间,广陵大镇,富于天下”之誉,是仅次于都城长安的繁华名城。诗人云“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就是当时的写照。
    繁荣发达的经济犹如旺盛的地气,便利交通带来的文化信息犹如和煦春风,催发了、滋润着扬州的文化艺术之林:
——于是,在青山绿水之畔,就有了集北地妙景之雄、兼南方佳境之秀的人文景观;

——于是,在这钟灵毓秀之地,就有了自汉晋以来在经、史、文、医、农、兵、法、天、算等领域人才辈出、群星争辉的景象;
——于是,在佳山秀水之间,就有了对中国国画艺术产生巨大影响的“扬州八怪”这个杰出群体的存在;
——于是,在古城扬州,就有了群贤毕至、大家往复、巨匠留连的一段段佳话。李白、白居易、刘禹锡、杜牧、欧阳修、辛弃疾等唐宋文学领军人物,以及于他们之前或之后的许多文学大家,都曾在扬州留下深深的足迹,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扬州诗文。
且让我们循着这些文学巨星们的足迹,走在扬州,读在扬州,陶醉在扬州。
    唐开元十六年(公元728年)春日的一天,在扬子江畔的武昌黄鹤楼中,英气毕显的李白正在为他所敬慕的孟浩然把盏送别。孟浩然即将驾一江春水赶赴扬州。李白的心情比诗友还要兴奋,他是多么思念、向往扬州呀,两年前的那次扬州之旅依然历历在目:
    开元十四年(公元726年),二十六岁的李白仗剑携笔出蜀,开始了他的第一次漫游。那时,他是抱着对祖国山河的热爱和建功立业的希望出游的,在泛洞庭、憩云梦、登庐山之后,又在扬州滞留了近一年的时间。他曾回忆说:“……东游淮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此则白之轻财好施也。”扬州的风物激扬着李白的神思,这一阶段他写下许多歌咏扬州的诗篇,最有名的当为《秋日登扬州西灵寺塔》:
    宝塔凌苍苍,登攀览四荒。
    顶高元气合,标出海云长。
    万象分空界,三天接画梁。
    水摇金刹影,日动火珠光。
    鸟拂琼檐度,霞连秀栱张。
    目随征路断,心逐去帆扬。
    西灵塔即扬州大明寺的栖灵塔,建于隋文帝仁寿元年(公元601年),塔高九层,耸入云霄,加之建于扬州最高处蜀岗之巅,更显其高大雄伟,是扬州眺景最佳处。李白在此“登攀览八荒”,自是锦绣入目来,诗思如泉涌。
    第一次扬州之旅给李白留下了深刻印象。如今,老朋友要到扬州去,李白又怎么能不“心逐去帆扬”?他借着酒兴,挥毫纵墨,写下了千古传颂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这篇华章是一首赠别诗,是李白放飞的畅想心曲。他向往、怀念扬州,又敬佩孟浩然,所以一边送别,一边心翔扬州。三月扬州烟雾迷蒙,繁花似锦,是一派看不透、望不尽的阳春烟景。“烟花三月下扬州”一句是对扬州景色特点的精确、高度、形象的概括。诗句描绘的是自然界的烟花,但其中又隐示着开元时代扬州的经济繁盛和人文荟萃,自然被后人誉为“千古丽句”。
    后来,李白又回游扬州,留下了《叙旧赠江阳宰陆调》、《留别广陵诸公》等诗章。特别值得提及的是,天宝十三年(公元754年),李白在扬州与年轻诗人魏万邂逅。魏万仰慕李白,曾顺着李白的足迹,追踪三千余里。两人一见如故,结为至交,双双在扬州、南京流连数月。临别时,李白把自己的全部作品和爱子明月奴一并托付于魏万。魏万不负李白之托,编成《李翰林集》,写了序言,可惜后来散佚了。
    扬州栖灵塔并非只为李白所独钟,追随着他的身影和诗踪而登攀栖灵塔的,还有白居易和刘禹锡。
    唐中叶以后,以白居易为首的新乐府运动兴盛,形成一种诗歌“为事而作”的诗风。白居易与刘禹锡同年同龄,情投义合,惺惺相惜,晚年唱和甚多。宝历二年(公元826年),白居易罢苏州刺史返归洛阳,刘禹锡罢和州刺史亦返洛阳,两人相逢扬州,喜出望外,竟至“荣辱皆忘”,形影相随地在扬州游玩半月有余。白居易对刘禹锡仕途上的不幸遭遇无限感慨,同时又称许他的才气和名望,于酒酣耳热之时写诗相赠:“……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刘禹锡感慨万端,亦写了《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诗中,刘禹锡以“沉舟”、“病树”作比,既感到惆怅,又用“千帆过”、“万木春”等形象透递出相当的达观,以此反劝白居易不必为自己“寂寞”,对世事变迁和仕宦沉浮要有一个豁达的襟怀。这两句诗不断被后人赋予新的意义,成为千古绝唱。
    两人同登栖灵塔,也有诗的唱和。刘禹锡有《同乐天登栖灵寺塔》:
    步步相携不觉难,九层天外依栏干。
    突然笑语半天上,无数游人举眼看
    白居易有《与梦得同登栖灵寺塔》:
    半月腾腾在广陵,何楼何塔不同登。
    共怜精力尤堪任,上到栖灵第九层。
    “诗言志”。“共怜精力尤堪任,上到栖灵第九层”两句绝不会是单单说登塔。所幸刘禹锡自扬州回洛阳后,命运有所改变,先任东都尚书省中客郎中,次年调长安任集贤殿学士等职。四年后,刘禹锡出任苏州刺史,赴任途中又经扬州。又三年后,调任汝州刺史,再经扬州。一生中,他数度来扬,每至必诗,每诗必妙,为古城留下诸多华章。
    诗文扬州,绝对不能不谈及《春江花月夜》。
    就在白居易与刘禹锡邂逅扬州那年的一百零六年前,一颗巨星在唐代诗空中陨落,他就是《春江花月夜》的作者张若虚。张若虚(公元660~约720年)是地地道道的扬州人,曾与越州贺知章、苏州张旭、湖州包融,号称“吴中四士’’。他的生平事迹可知者甚少,流传至今的诗文也只有《春江花月夜》与《代答闺梦还》两篇。在唐代的众多诗人中,他应属于“以质取胜”一例,仅《春江花月夜》一篇就享有“以孤篇压倒全唐”之誉。
    《春江花月夜》写的是扬州南郊曲江或再远一些的扬子津一带月下自然风光: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此时,此地,此景,此情,美仑美奂。诗中虽一字不及作者,然诗中句句俱见作者,他一定是一袭长衫,羽扇纶巾,踱步江滨,春江潮拍打着他的情思,明月光洗炼着他的诗笔,夜风传送着他的浅吟低唱。《春江花月夜》铺衍为长篇巨制的歌行体,集中描写春江月夜中五种最动人的事物:春、江、花、月、夜,集中体现人生最动人的美辰良景;同时,由物生情,寓情于物,写出相思离别之情及由此而引发的人生感慨,构成诱人探寻的奇妙的艺术境界。难怪闻一多先生将其誉为“诗中之诗,顶峰上的顶峰”。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扬州。”神州共是一轮月,照在扬州便是另一番景致了。扬州月是许多文人学士笔下诗题,有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诗篇。晚唐大诗人杜牧在离开扬州多年之后,心中的那轮扬州明月依然是那样皎洁,那样动人: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诗的意境极美:如水月光笼罩在扬州瘦西湖中的二十四桥之上,吹箫的歌伎披着清辉,宛如雪洁冰清的玉人,悠扬婉转的箫声飘散在虽凉未寒的江南秋夜,回荡在青山碧水之间。这首《寄扬州韩绰判官》的原意,是作者以揶揄的口吻与朋友调侃,问他当此秋尽之时,每夜在何处教伎女歌吹取乐;但读者往往抛开原意,而陶醉于诗中精美意境。杜牧诗最讲究意境,其七绝尤为人推崇,他致力于在短小形式中描绘一幅优美画面,用精练语言传达含蓄的情思,使人玩味不尽。此诗堪称杜牧诗风代表作,情趣的内蕴,思绪的微妙,可言不可言的寄托,可解不可解的意会,在此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应淮南节度使牛僧孺之邀,杜牧曾在扬州任节度推官、掌书记、监察御史里行等职。这段时间虽仅一年多一点,但杜牧却为扬州写下很多诗章。
他写过《扬州》三首,其中一首是:
    街垂千步柳,霞映两重城。
    天碧台阁丽,风凉歌管清。
    纤腰间长袖,玉佩杂繁缨。
    柂轴诚为壮,豪华不可名。
    多为众人传诵的还有《题扬州禅智寺》: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 
    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
    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
    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
    杜牧的扬州诗章中,多有“纤腰”、“长袖”、“歌吹”等艳丽词藻,这似乎从一个方面印证了杜牧性情“风流”、“薄幸”之说。在扬州这个“销金锅子”里,杜牧确有放浪形骸、沉湎酒宴、进出青楼、交好歌妓等不检点之举。他的这些行止自然会被牛僧孺知晓。牛僧孺也是个学者文人,十分器重杜牧,特将杜牧邀来并委以掌书记之职。唐代节度使掌书记是重要职位,“凡文辞之事,皆出书记,非宏辩通敏兼人之才莫宜居之。”杜牧自己也称牛僧孺对他“国士相遇,笔札见知,周旋款眷,垂三十载。”牛僧孺知杜牧在扬州与娼楼歌妓交好,唯恐他遭人暗算,特派三十名健卒暗中保护而不让他觉察。直到杜牧将赴京任监察御史,饯行时,牛僧孺才婉言相劝。杜牧为此对牛僧孺感激万分,曾作《遣怀》一诗记之:
    落拓江南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唐人小说记载杜牧在扬州除“供职之外,惟以宴游为事”。这个“惟”字用的似为偏激。杜牧关心政治,早年很有抱负,他的理想就是盛唐时期的社会,希望国家的统一和繁荣。他在扬州期间并未忘记国家大事,曾写有《罪言》、《守论》、《战论》等文章策论,对治乱、赋税、用兵等问题发表过很好的看法。
    扬州的绝景佳色首推瘦西湖。清代汪抗有诗:“垂杨不断接残芜,雁齿虹桥俨画图。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瘦西湖湖身蜿蜒曲折,清瘦秀丽,含蓄多姿,犹如一幅国画长卷。在这幅长卷的末端,由后湖上岸,便是蜀岗。立于蜀岗俯瞰,瘦西湖长堤垂柳依依,白塔倩影婷婷,山庄依岸,草堂傍水,如诗如画如梦;极目远眺,万里长江静如练,江南青山峙如屏。蜀岗中峰有一堂舍,堂前古藤错节,芭蕉肥美,通堂式的敞厅之上,“平山堂”匾额高悬,明明白白地告诉人们,这就是名闻遐尔的宋代政治家、文学家欧阳修贬谪扬州太守时修建的平山堂。
    欧阳修(公元1007~1072年)是一位刚直不阿的政治家,为改变北宋王朝政治、经济、军事“积贫”、“积弱”的状况,勇敢地参加以范仲淹为首的革新派,历行新政。然而“庆历新政”不到一年就失败了,欧阳修遭贬外调,先贬为夷陵令,再贬至滁州,庆历八年(公元1048年)又迁扬州。可敬的是,欧阳修不为世俗所羁,在扬州不求声誉,体恤民情,为政尚简,纲目不乱,深受扬州百姓拥戴。
    欧阳修公余之暇,常常寄情山水。他一到扬州,便喜爱上了蜀岗,于是在此构堂筑室,作为游宴之所。据《避暑录话》载:“欧阳文忠公在扬州,作平山堂,壮丽为淮南第一。堂据蜀岗,下临江南数百里,真、润、金陵三州隐隐若可见。”“公每暑时辄凌晨携客往游,遣人去邰伯取荷花千余朵,分插百许盆,与客相间。遇酒行,即遣妓取一花传客,依次摘其叶,尽处则饮酒。往往浸夜,载月而归。”现在堂上“朝起凭栏,六代青山都看到;晚来对酒,二分明月正当头”的对联,当是当年盛景写照。平山堂另有一楹联为清太守伊秉绶所作:“过江诸山到此堂下,太守之宴与众宾饮”,横批为“放开眼界”。读这一楹联,即可遥想当年高朋慕名而来、谈古论今之盛况,也可领略欧阳修无法施展政治抱负的郁闷心情,还可窥见他乐观自适、对前途充满信心的落宕情怀。
欧阳修以“文章名冠天下”,在扬州虽困于贬谪,但仍未间断过诗文著写。诗作有《答谢判官独游幽谷见寄》、《咏雪》、《苏才翁挽诗二首》、《赠歌者》等,散文有《月石砚屏歌序》、《大明寺水记》等。他在离开扬州后,还时有诗文写及扬州。
    如,他重回朝廷后,在送刘原甫出守淮扬的《朝中措·平山堂》中,忆及扬州:
    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 
    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
    又如,他在自扬州调任安徽阜阳后,仍心系扬州,按照瘦西湖的景致改造阜阳西湖,使其莲叶接天,荷花映日,顿改旧貌。他感慨地写道:
    菡萏香清画舸浮,使君不复忆扬州。
    都将二十四桥月,换得西湖十顷秋。 
    欧阳修在扬州期间,还留下了一段与宋诗开山祖师梅尧臣相知相交的佳话。庆历八年五月,梅尧臣偕新婚夫人刁氏由东京回宣城老家途中,特意转道扬州拜访欧阳修。那时,欧阳修到任才三个月,两位好友相逢,倾心交谈了一个通宵。梅尧臣曾有《永叔进道堂夜话》诗,记下了他与欧阳修彻夜长谈的情景。三个月后,梅尧臣又路经扬州,中秋之夜,欧阳修约梅尧臣饮酒赏月,诗文唱和,直至深夜。欧阳修还请画师为梅尧臣画像,并赠给他一座寒林石砚屏,可见感情之深。
    欧阳修离开扬州后,梅尧臣曾多次重访扬州,写下过《平山堂杂言》等文,表达了他对欧阳修的崇敬和对平山堂景色的钟爱。
    尽管欧阳修自己经历坎坷,但他在扬州任职期间一直睿目识才,奖掖后进。以后当他重入庙堂,主持礼部考试时,又与梅尧臣一起,为国家荐举了大批志士仁人,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等人都得到他的简拔。
    宋代大词人、大文学家苏轼是欧阳修的学生,受教欧阳修门下一十六载。老师四十一岁时做过扬州太守,任职年余;学生也做过扬州太守,时年五十五岁,任期仅半年光景。
   苏轼知扬州之前,曾十余次来往于扬州,每次都有佳作问世。
   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苏轼由徐州徙湖州路过扬州,当地官员名流设盛宴于蜀岗平山堂,热情欢迎他的到来。苏轼把酒畅饮,思绪万千:平山堂乃恩师欧阳修所建,恩师的秀章佳句仍在堂厅壁间熠熠闪光,但恩师却已仙逝七载。当年恩师曾寄他于厚望,说“我老将休,付子斯文”。恩师的话语真切地回响在耳边,追昔抚今,感慨万千,他即席赋写《西江月·平山堂》一词。词中情感饱溢:
    三过平山堂,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苏轼赋词之时,“名士诸立,看其落笔置笔,目送万里,殆欲仙去尔。”
元丰八年(公元1085年)五月,苏轼回宜兴途中又经扬州,写了《归宜兴留题竹西寺三首》,因此诗差点被扣上欺君罔上的罪名。细读苏诗,其实并无深文大意,只是描写了风光之美和作者心情之愉悦:“此身已觉都无事,今岁仍逢大有年。山寺归来闻好语,野花啼鸟亦欣然。”然而监察御史却捕风捉影地对苏轼提出弹劾,说是神宗刚刚去世,他的诗有幸灾乐祸的意思。东坡哭笑不得,只得辩解再三,将自我的寻常愉悦强说硬扯至为新皇而喜,为国昌而乐,这才避免了一场灾祸。
    元祐七年(公元1092年),苏轼做了扬州太守。他任职时间虽短,但却努力革故鼎新,除弊兴利,有不少善举,深受百姓爱戴。罢去扬州官办“万花会”便是一例。 
    元祐年间,朝廷贡茶、贡花之风盛行,不少权臣以圣上之名向各地强征茶、花,给百姓造成巨大灾难。蔡京在扬州做太守时,曾效仿洛阳牡丹万花会作芍药万花会,虐民害物。苏轼任职扬州,体恤民情,惜红怜翠,罢却了“万花会”。他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扬州芍药为天下冠,蔡繁卿为守,始作万花会。用花千万余枝,既残诸园,又吏因缘为奸,民大病之。余始至,问民疾苦,以此为首。遂罢之。”废除了官办的万花会,民间的群众性赏花活动更盛,扬州芍药更加妖娆。东坡是极其爱花的,当年曾“夜深只恐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如今更是与民同乐,不负广陵春色,多次为芍药题咏,如:
    倚竹佳人翠袖长,天寒犹著薄罗裳。
    扬州近日红千叶,自是风流时世妆。
    又如:
    芍药樱桃两斗新,名园高会送芳辰,洛阳初夏广陵春。
    红玉半开菩萨面,丹砂浓点柳枝唇,尊前还有个中人。
    苏轼为扬州人所称道的另一事,是发现和荐举了扬州高邮人秦观。秦观原是位没于稠人广众的秀才,正是得益于一代文豪苏轼的慧眼识才,才成为苏门四学士之一,“好风凭借力”,荣登婉约派词宗宝座。
    也许是婉约派词宗这顶桂冠过于耀目,我们往往忽视了秦观在文学上的多方面贡献,其实他的诗词歌赋、策疏文论造诣都极深厚。秦观号淮海居士,其作品大都收在《淮海集》中,集子中词的数量并不多,仅存世百余首,诗却近二百八十首,另有辞赋十余篇,文二百五十余篇。二百五十余篇文章中,序跋、奏议、论辩、对策、书论、杂记、颂赞、辞赋、碑志等,各种散文齐备,既有长篇宏论,也有抒情小品。其文体之多样,堪称文学史上罕见。
    在秦观的作品中,写及扬州的很多,且十分精美。如写平山堂的《次子由平山堂韵》:
    栋宇高开古寺间,尽收佳处入雕栏。
    山浮海上青螺远,天转江南碧玉宽。
两槛幽花滋浅泪,风卮清源涨微澜。
游人若论登临美,须作淮东第一观。
他的《望海潮》是其扬州词中之冠:
星分斗牛,疆连淮海,扬州万井提封。花发路香,莺啼人起,珠帘十里东风,聚俊气如虹,曳照春金紫,飞盖相从。巷入垂杨,画桥南北翠烟中。  追思故国繁雄:有迷楼挂斗,月观横空。纹锦制帆,明珠溅雨,宁论雀马鱼龙。往事逐孤鸿。但乱云流水,萦带离宫,最好挥毫万字,一饮拼千钟。
这首词文思纵横驰骋,用典恰确可体,语言清新洗炼,意象鲜明优美,叙写眼前美景,缅怀历史英哲,笔触转换自由,饱含丰富感情。张炎在《词源》中赞叹其“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

在扬州诗文中行走,走过盛唐的“春江花月夜”,走过北宋的“天凉好个秋”,走进南宋的“烽火扬州路”。这时的扬州诗文为之陡变,具有鲜明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悲怆、豪迈的风格。
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年方二十岁的词人姜夔路过扬州,目睹战争洗劫后古城的萧条,抚今追昔,自创词牌《扬州慢》,以今昔对比及反衬手法写景写情,尽抒襟怀: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荞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重生到须惊,纵豆蒄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犹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两年过后,另一位大词人辛弃疾也踏上扬州的土地。他由大理少卿出为湖北转运副使,溯江而上舟次扬州,写下了一首《水调歌头》:
落日塞尘起,胡骑猎清秋。汉家祖练十万,列舰耸层楼。谁道投鞭飞渡,忆昔鸣鹘血污,风雨佛狸愁。季子正年少,匹马黑貂裘。  今老矣,搔白首,过扬州。倦游欲去江上,手种橘千头。二客东南名胜,万卷诗书事业,尝试与君谋。莫射南山虎,直觅富民侯。
词中,辛弃疾追忆当年的抗金生涯,惟愿朝廷抓住时机,军民同仇敌忾,恢复大好河山,字句中无处不张扬着正义之感、锐进之气。辛弃疾情系扬州,在二十七年之后所著《永遇乐》中,还深情地说“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在辛弃疾之后,杨万里、文天祥等人都有不少写及扬州的诗文。只文天祥便有《至扬州》诗二十首,这些诗章忧国忧民,悲愤苍凉,句句凝血,字字滴泪,读来惊心动魄,感人至深。

读不尽的扬州。
读不尽的扬州的诗文。
文因地著,地以文名,文地交辉。扬州的上空群星璀璨,扬州的土地繁花似锦,扬州的风无论吹到哪里,哪里都会展开一篇篇华章。
这篇文字中提到了唐宋时期的李白、白居易、杜牧、欧阳修、辛弃疾等大家,没有提及的还有西汉的枚乘,南朝的鲍照,明清两代的张岱、汤显祖、金农、郑板桥、曹雪芹、孔尚任、吴敬梓、王士禛、蒲松龄等文学巨匠。曾有人统计过,迄近代之前,咏诵扬州的诗文不下六千余件。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目!这种因一个城市而产生如此众多文学作品的现象,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绝对是罕见的。
诗文--扬州;
扬州--诗文。
兴也罢,衰也罢;景也罢,情也罢;一切一切,都在扬州。
歌也罢,叹也罢;扬也罢,抑也罢;一切一切,都因扬州。
“人生只合扬州死”,是斯。
- 关闭本页 - 返回顶部 -
最新专题 更多 >
· 古都南京
· 心连心·桥
· 老城墙
· 城市文化
· 饮食文化
· 聊聊方言
· 城市名人
编辑推荐 更多 >
·[南京] 80件庞莱臣虚斋名画亮相…
·[南京] 南京把青奥会办成文化节:…
·[南京] 南京明城墙再开放16公里…
·[南京] 专家复原60万年前“南京…
·[南京] 清凉山现大型古建筑遗址 …
·[南京] 南京五台山一家书店营业至…
·[南京] 百名辛亥革命志士后裔齐聚…
·[南京] 南京门西遗址为官衙或寺庙…
·[南京] 秦淮赏灯
·[南京] 中国最古老澡堂关门:传朱…
·[盐城] 洗澡的回忆
·[南京] 槐香为一个人送行
·[南京] 陈卫新:当历史沉默,建筑…
·[扬州] 诗文扬州
·[苏州] 苏州赋
站内投票  
  您对于哪一类论坛较感兴趣?
中外交流
科研技术
动漫动画
明星八卦
考试升学
旅游探险
情感讨论
文学文化
生活起居
时尚美妆
股市金融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版权声明 | 名家题字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业务QQ:1021287082 电话:025-66065959 E-mail:jsfkjsfk@aliyun.com
Copyright © 2005-2013 www.xc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苏省报纸副刊编辑协会 江苏新传达新闻发展中心
版权所有:新传达文化网   技术合作伙伴:南京奥飞信息科技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031019号-2 []
江苏网警 江苏网警 江苏网警
江苏网警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