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达文化网 主办:江苏省报纸副刊编辑协会 江苏新传达新闻发展中心
会员中心 关于我们 加入收藏
首 页 江苏副刊 吴韵汉风 人杰地灵 原创文学 五色人生 我看我记录 交流论坛
欢迎光临新传达文化网,这里是属于您的一片文学天地,也欢迎给出建议!
会员注册完全开放中,欢迎广大文学爱好者加盟新传达,这里是您的又一个腾飞点! 会员功能不断完善中,敬请期待。 论坛内测,暂停使用,请广大网友见谅。 《雨花》青少刊电子版 | 关于交纳2015年度团体会费的通知
您的位置:新传达文化网 -> 个人原创 -> 文章内容
尖山子
类别:散文-哲理人生  浏览:1136

我的家乡名曰“冯山”,的确名副其实。

在家乡方圆十几华里广袤的土地上,层峦叠嶂,绵延逶迤,大大小小的山峰多达十几座,尖山子是其中出类拔萃的一座,也是唯一镌刻在我童年记忆深处的一座。

“尖山子,把天爷顶了个圈圈子”,这是在家乡广为流传的一句顺口溜,形象地道出了尖山子的独特形状和洒脱神韵。

在家乡众多的山中,尖山子不是最高的,也不是最大的,但却是最引人注目的。它东边背靠巍峨耸立的大山梁,及至顶部才露出尖尖的脑袋,宛若一支削尖了的巨笔,直刺茫茫苍穹,书写着大自然的多彩多姿;西边急转直下,隔幽深险峻、溪水潺潺的尖山子沟,与高大挺拔的风台梁默默相望,仿佛一对不离不弃的忘年之交,互诉着悠悠岁月的沧海桑田。

尖山子属国营林区,是远近闻名的旅游避暑的圣地。莽莽林海,古树名木繁多,尤以楸树、桦树、松柏、青冈为最,间或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树种。山体陡峭,大约一千五百米高,及至顶部,豁现一宽阔平台,苍松翠柏掩映间,建有寺庙十几座,雕梁画栋,琉璃飞檐,庙内塑有玉帝、三宵、药王、文昌等神像,神态安详,活灵活现。每逢过年或庙会期间,山上香烟缭绕,香客络绎不绝,其虔诚膜拜之态,令人肃然起敬。

每逢春夏之季,满山遍野翠绿欲滴,波浪翻滚,遮天蔽日,蔚为壮观。常见一片片杏花、梨花点缀其中,青中带白,白中透红,宛若朗朗晴空上漂浮的朵朵白云,令人生出无限遐想。及至深秋,千山万壑,层林尽染,那些葳蕤葱茏的树们,都争先恐后地换上五彩斑斓的衣衫,红的、黄的、紫的、绿的……,万紫千红,争奇斗艳,煞是好看!

每年这个时候,常有三五成群的游客,驱车数十里来尖山子,或踏青,或纳凉,或采风,或烧香。沿着林间小径,说笑着,嬉闹着,一路盘旋而上,攀援至山顶,穿行于庙宇间,围坐于浓荫下,嗅着湿润清新的空气,听着清脆婉转的鸟鸣,沐浴着满目荡漾的绿涛,一阵阵透彻心肺的舒爽顿时充盈全身,犹如一条清澈的山泉从心田缓缓流过,多日来郁积于胸的浮躁之气顷刻间烟消云散,让人不禁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魅力和慷慨馈赠。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和尖山子朝夕相伴、耳鬓厮磨中,家乡的人们不仅从尖山子获取了丰厚的回报,而且承袭了尖山子旷达超然、憨厚朴实的性情。我自然也不例外。在童年的时空里,有关尖山子的点点滴滴,一如夏夜的星辰,时常闪耀在记忆的天幕上,陪伴着我度过一个个寂寞难耐的日子。

记得小时候,每年暑假,我最喜欢做的事情,莫过于跟随大人们去尖山子放牛了。每当天阴下雨,牲口们不能下地干活时,我就急匆匆地吃过早饭,披上塑料纸做的简易雨衣,穿上雨鞋,戴上草帽,背上干粮,在父母亲的叮咛声中,兴冲冲地赶着家里的两头牛和一头骡子,叫上五六个要好的伙伴,跟随大人们向尖山子奔去。对于我们一帮小孩子来说,只要看管好自家的牲口就万事大吉了,其余的不必去管,自有家里的父母操心;但对于大人们而言,则要给骡子或毛驴备上鞍杖,拿上斧头、锯子、镰刀、绳子,待雨停后去林里拾柴或割草,精心操持一家人的生计。

沿着村子北边的一条陡峭的泥土路,冒着时大时小的雨点,踩着水汪汪的稀泥,浩浩荡荡向尖山子沟而行。一路上,牲口们赶趟儿似地欢叫声,小孩子们肆无忌惮地打闹声,大人们粗犷豪放地唱戏声,和着淅淅沥沥的雨滴声,在狭长幽深的山沟中激荡,袅袅回音震彻云霄,好一副人欢畜叫、热闹非凡地动人画面。出村向北二三里后,蓦一抬头,一座尖如刀削、满目苍翠的山峰赫然在望。雨中的尖山子,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雨幕中,山顶云雾缭绕,如梦似幻,蔚为壮观,宛若人间仙境一般,令人凭空生出无限神往来。

当我们一行深入尖山子沟,来到尖山子脚下时,雨还在飘飘洒洒地下着。牲口们一齐撒开四蹄,轻车熟路地奔向水草丰茂之处。我们则在大人们地带领下,来到一处叫做“石房儿”的地方。只见在林脚的一个高台上,一块宽大的平板石突兀地伸展出来,遮罩着下方五六个平方的土地,俨然一间天然的石房子,里面可容纳七八个人避雨。

此时,大家早已被雨水淋透,冻得瑟瑟发抖。大人们就把我们几个小孩子让进“石房儿”避着,然后从里面找出不知谁预备的干柴,在前面的平地上生起火来。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过后,一堆熊熊大火伴着浓浓青烟冲天而起,火光顿时映红了每个人的脸。我们就立刻从“石房儿”里冲出来,围着大火烤起衣服来。大人们则拿出破旧的扑克,围坐在“石房儿”里,边逛闲边打起扑克来。等衣服稍干后,我们就挤在大人们身旁,看他们打扑克,听他们神吹海侃,偶尔做“间谍”传递一下情报,时常招来大人们善意地警告,我们就吐着舌头做着鬼脸,静静地坐着不敢吱声了。

中午前后,雨慢慢停歇了,太阳从云缝里露出了红红的笑脸,照在身上暖洋洋的,非常舒服。该干活啦!大人们说完便收起扑克,在火上烤着吃一些随身带的干粮,就各自去忙活了。

我们几个小孩儿,也学着大人的样子,烤着吃一些干粮后,就像一只只放飞山林、重获自由的小鸟,急不可耐地顺着林间小道,争先恐后向尖山子顶上爬去。几个人在林中欢笑着,嬉戏着,学着鸟儿们高低婉转的鸣叫声,采摘着盛开得正欢的野花,如果运气好的话,还会碰到酸甜可口的“飘儿”(野草莓)、樱桃儿或酸梨子。阳光透过浓密的树叶,把圆圆的光圈洒在每个人脸上,身上,感觉自己好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一般,心中不免生出些许得意和欢喜来。你追我赶间,不经意就爬到了山顶。几个人坐在绿荫如盖的柏树下,分享着色鲜味美的野果,看着天上奇形怪状的云朵,随心所欲地说着未来的梦想,以及道听途的逸闻趣事,欢快的笑声在空旷的山顶飘荡,传出老远,老远。如果感觉困了,就铺开塑料雨衣,四仰八叉地往上面一趟,一会儿便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当太阳躲藏到对面大山梁身后时,我们便各自找来一块平整的石头,坐在上面,顺着林间光滑笔直的“溜槽”一溜而下,不一会儿就到了山脚下。此时,牲口们已经吃得肚子滚圆,自觉聚集在“石房儿”对面的草滩上,站着的,卧着的,追闹戏耍的,互相挠痒痒的……显得悠闲而散漫。大人们也一个个相继满载而归,有的背着鲜嫩的青草,有的背着烧锅的柴禾,有的扛着几根偷砍的木头,一个个脸上漾着满足的笑意。

回家喽!随着大人们一声令下,我们小孩子便开始挨个儿清点牲口,大人们则麻利的把劳动成果用绳子勒好,抬到各自的骡子或毛驴身上。等收拾停当后,我们就赶着牲口,迈着轻快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地回家了。

后来稍大些,我便经常跟着父亲去尖山子割草、拾柴、砍木头,偶尔也和几个要好的玩伴独自去。记得有一年,家里盖牛圈缺一根柱子,父亲就领着我去尖山子偷砍。大中午的,天气燥热,尖山子沟里一片寂静,只听见蝉和鸟儿们的鸣叫声此起彼伏,在密林中回荡。找到一棵中意的青冈树后,父亲就把绳子绑在树干顶部,让我站在高处拉着,他则蹲在树下用锯子锯,等树快锯断时,我尽管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却没有拉住,粗壮的树干带着繁茂的枝桠轰然倒下,重重地砸在了父亲头上,父亲抱着头跌坐在地上,我当时吓得脑海一片空白,只是怔怔地看着父亲。过了一会儿,父亲挣扎着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我才猛然清醒过来,立刻扔下绳子,跑到父亲跟前,看着父亲痛苦的神情,自责地说:“爸爸,都怪我没拉好!”我想着父亲一定狠狠地骂我一顿,没想到他却说:“不怪你,你年纪小,还没劲!”歇了一会儿后,父亲又给我锯了一根碗口粗的青冈椽,我们就一起扛着回家了。这件事情虽然过去已经三十多年了,但每每想起来,我都会感觉凉意顿生,对父亲思念便若缠绕在尖山子顶上的缕缕烟岚,袅袅娜娜,无穷无尽。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话说的一点儿都不假。那时候,家乡人们煨炕的树叶、烧锅的柴禾、盖房的木头,都是从尖山子获取的。尖山子以其宽广的胸襟,深厚的底蕴,热忱地接纳着每一位勤劳质朴的来访者,默默地哺育着一代又一代在黄土地上劳作的人们。后来,随着护林人管护的逐渐加强,到尖山子偷砍树木的人们,经常被没收掉斧头和锯子,有的还被罚了款。家乡的人们通过辛勤耕耘,日子渐渐变得红火起来,大家逐渐认识到了破坏森林的危害性,偷砍树木的现象就慢慢绝迹了。尖山子因此也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变得更加繁荣昌盛、生机勃勃了。

岁月蹉跎,三十几年光阴悄悄从指间滑落。我从当年十几岁的青涩少年,转眼之间已然步入不惑之门,期间历经的艰辛挫折、收获失落,皆如过眼云烟,随风飘逝在岁月的长河里,只留下淡淡的印痕。但偶尔坐车回家,远远望见耸立云端的尖山子从视线中徐徐划过,童年那些美好的记忆便盘亘于胸,数日而不绝。

每当心情烦躁、苦闷郁结时,幽静、厚重、博大的尖山子总会在浮现于眼前,心中便屡屡生出效仿古人,结庐隐居念头。其实,在如今浮躁重利之世,择山之巅而居,观天地之辽阔,闻林海之悠远,远离尘世纷扰,不失为一种超然的选择!若圆此宏愿,夫复何求,此生足矣!


我想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1)
您必须登录了才能发表评论哦 ^_^   还没注册?
用户名: 密 码:
·用户发表评论仅代表其个人意见,并且承担一切因发表内容引起的纠纷和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在不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删除不符合规定的评论信息或留做证据;
·请客观的评价您所看到的内容,提倡就事论事,杜绝漫骂和人身攻击等不文明行为。
- 返回前页 - 返回顶部
个人档案
昵称:华严经

个人原创:100篇
经典转载:84篇
我看我记录:208篇
日志:0篇
论坛发帖:0篇
日志分类
最新发表·原创文学 更多
· 尖山子
· 盼信
· 悠悠故乡情
· 高原呓语
· 最撩人春色
· 南昌的路名
经典转载 更多
· 酒醅子飘香
· 千年古城
· 八里村素描
· 这个冬天依旧温暖
· 命如昙花,诗若星辰
· 水的记忆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合作伙伴 | 版权声明 | 名家题字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地图 | 会员中心 | 友情链接
业务QQ:1021287082 电话:025-66065959 E-mail:jsfkjsfk@aliyun.com
Copyright © 2005-2013 www.xc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江苏省报纸副刊编辑协会 江苏新传达新闻发展中心
版权所有:新传达文化网   技术合作伙伴:南京奥飞信息科技  网站备案号:苏ICP备10031019号-2 []
江苏网警 江苏网警 江苏网警
江苏网警 不良信息举报